盾冬和Evanstan衍生

坚持挖雪吃的冷cp:
AH(Alex x Hank)
冰虫(Bobby x Peter)
既然是冷cp#就只写甜文#

[Stucky/Evanstan]Growing Pains #09


FBI WARNING


  • 终于憋出来了…最近卡壳了【大哭

  • 觉得进展很慢!!但是又觉得进展快是很不合理的…

  • 下一章更盾冬~

  • 其实你们看到的这些甜蜜蜜…都是回忆杀!

  • Stucky这边才是当下的故事啦


#09


Sebastian醒来的时候已经八点二十了,手机闹钟一直响不停,让他感到十分烦躁,习惯性的把手伸出来在床头上摸手机,然而却是空的。他翻了个身,一头撞进一个硬邦邦的怀抱。

  他迷迷糊糊地伸手摸了摸,突然一个打闪让他清醒过来。

  他还在Chris家里!他坐起来,把被子推到床下面。

  Chris被这一阵大动作惊醒了,打着哈欠从床上坐起来,睡眼惺忪地挠了挠头。Sebastian就没那么气定神闲,他火急火燎地跳下去找衣服,找出手机关掉闹钟,揉了揉一头乱发,让它此刻看起来更卷。

  “真他妈的⋯”Sebastian忍不住骂了一句,穿上裤子冲进厕所洗脸刷牙。他在镜子里撇见了脖子上布满的红色痕迹,顿时明白了昨晚欲言又止的Chris是什么意思。

  他还没来得及找Chris算账,就听到对方的声音,“主任,我给Sebastian请个假⋯”

  他愣了一下,然后慌乱地把牙膏吐掉跑出去,抢过手机:“不!没事,我好了,不用请假!不好意思!”

  “你得休息下。”Chris面露困惑。

  “不行,超过四次就没有全勤了!”

  “四次?我只给你请了一次假!”

  “我自己还起晚了几次!”

  Chris立马露出“你没救了”的表情。但Sebastian抓住他的肩头指向自己的脖子时,对方抿起嘴巴不再说话。

 

  他骑着Chris的摩托,不时摸向自己的右侧脖颈,那里贴了个大号创可贴。他觉得自己仿佛是个神经病,可是别无他法,他绝不能让这东西被学生们看到。现在的孩子已经和原来不一样了。他穿着昨天那件印着黑红骷髅的朋克T恤头发乱糟糟地飙到学校,万幸的是这路他还知道怎么走。

  年级主任背着小挎包,在转角遇到了正在停摩托车的Sebastian。主任立刻嗷了一声,阻止他进教室。

  “你这是什么打扮?”

  Sebastian灰溜溜地跟在他后面走到办公室,看到他的秃头在太阳下反着光,一声不吭。

  “下次不许这么穿了,学生看了像话吗?……你脖子是落枕了吗?”

  Sebastian立刻摸上自己的创可贴,转过脸吐了吐舌头。

 

  学生看到他的打扮立刻沸腾起来,整节课他都伴随着忘记关闪光灯和咔嚓声的偷拍里度过。

  然而他头很懵,心情很糟,而且他的腰疼,对孩子们的兴奋反应淡淡。

  “这是最流行的打扮吗?punk!”前排的高个子指着他的创可贴问道。

  Sebastian耸了耸肩,丢了个粉笔头过去不回答,大家大笑起来。

  讲到一半的时候,他挠了挠头,把书放在讲台上。隐约闻到了夏天衣服上的汗味,这让Sebastian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无比厌恶现在的自己。

 

  他在下课铃打起时就逃了出去,回到办公室对着空调的出风口拼命晃脑袋。窗户外面的蝉声大起,一瞬间带起了他的耳鸣。他混乱地去摸手机,却发现昨晚没充电已经关机了。

  夏天来的时候,人们总会习惯性的没理由烦躁。

  他转了一圈,在饮水机那里接水一口喝掉,然后打算改作业,却发现根本忘记了收。难怪他走的时候,学生们发出了一阵激烈的欢呼声。他烦闷地想。

 

  “操你的⋯”

  对面的年轻女教师立刻露出惊恐的表情。

  他尴尬地道歉,然后无所适从地走出办公室。

 

  他今天已经没有课了,但还是要待在学校里等待下午的签到。他猛然意识到这么多年来,每天他都浪费了将近三分之一的时间在这里无所事事。

  烂熟的单词,让人感到厌烦的语法,从前年就不再增加笔记的教学课本,同样的老师,一个牌子的威士忌,常去的酒吧,卡拉ok里老点的一首歌。

  他猛然感到日子空荡荡的,心里也有一大块是空着的。他也许可以利用这些时间搞个小收藏,整些业余爱好,甚至可以露营去,哪个都比呆在这里发霉好。他想了很多,却谨慎小心地不去想Chris,怕一想起Chris,那个熟悉到习惯的漏洞都会被填上,溢满出来。Chris是他平淡日子里的意外,这份飞来的惊喜像闰年一样打破了他的日夜周转。

  Sebastian透过玻璃看到Chris的摩托车,然后摸了摸裤子里的车钥匙。Chris说他今晚五点来接他(的摩托车),他就好好地等着。

  等待的过程也让他焦躁不已。

  他的腰很酸,而且昨晚的激烈让他恍惚感觉下面无法好好闭合,似乎还有黏腻的液体流在裤子上。他想到这里,就打起与时节不符的寒战。

 

  临近五点的时候,Chris果然来接他了,他面色凶狠地站在门口,学生们都被吓得绕远走。Sebastian急匆匆地跑过来,提前掏出了车钥匙攥在手里。

  Chris看到他之后,突然露出哈士奇一样的笑容,大声叫他的名字并挥手。Sebastian愣了一下,在离他十几步的时候停下来,觉得很不好意思,人群中有他的学生,正看着他俩有说有笑。

  “我以为你会更晚一些,”Chris接过钥匙,然后跟着他去推摩托车,同时挽上他的肩膀。

  Sebastian突然胸口一酸,心里的缺口被衔接上了一大块血肉,裂痕处慢慢渗出一股温流。他抓住Chris的手臂,趁着没人拉到嘴边狠咬了一口,对方立刻大叫起来。

  “抱歉,”Sebastian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但他语气里毫无歉意,他脑子里还是乱乱的,“我刚才断片了。”

  Chris表情凄惨的看着手上被啃的牙印,“也许一个神奇之吻能解救你⋯”

  Sebastian没等他说完,就扑过去吻他,狠狠地啃咬对方。蝉鸣四起,阳光照在他的黑t恤上让他浑身燥热。

  他将Chris压在台阶后面的大理石墙上不停拥吻。对方似乎也爱死了他对接吻的青睐,眼神里满是兴奋与愉悦,“我们在你的学校里接吻哩!”

       “啊啊,就是啊!”他怪声怪气地跟Chris用手指来回戳来戳去。

  也许这个吻真的解救了他,Sebastian松开他恍恍惚惚地想,他终于获得了这一天都稀缺的平静。

  

  两个人去吃Sebastian喜欢的披萨,Sebastian故意点了情侣套餐,Chris立刻大笑着说很好。而服务员的脸立刻红了。

  这只是Sebastian的恶趣味,他开始变得爱玩,为戏弄Chris想尽办法。后来他们还是单点——情侣套餐根本喂不饱这俩大男人。

 

  “我真该去看看你的演出。”两人吃过饭后,Sebastian坐在后座用手抓住座后的把手。天已经黑了,两个人在披萨店里吃完后又找了家酒吧聊起天,消磨时间,然后Chris带着他在路上兜风。

  “不用,不推荐你去看。”Chris语气轻松。

  “为什么,你觉得我的文化造诣还不够⋯”

  “演的像屎一样。”

  “你居然说你的演出像屎。”Sebastian愣了愣,他知道Chris不喜欢谈他的工作,但没想到他会这么大的恶心。

  “我说剧本,差劲。”他还是那个轻松的语气,但明显正经多了。

       Sebastian沉默起来,兀自谈论别人厌烦的东西实在没有多大的意思,他有所自觉,只好老实闭嘴。

 

  让他没想到的是,在和Chris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的时候,对方径直把摩托车骑出了市区,到了一个他从没来过的郊外。

  Chris停了车,而Sebastian还不明所以。

  “等我一会儿。”Chris跳下车,示意让他站在那里。

  Sebastian立刻紧张地抓紧车把。

  Chris走进一堆长得挺高的草丛里,确实挺高的,Sebastian都看不到他在哪里。路边有汽车不断驶过,路灯也算明亮。但Sebastian还是一阵不安,期待Chris能够平安回来,千万不要在里面摔断一条腿或者磕掉牙什么的,他发誓自己绝对不要进到那堆张牙舞爪的草丛里去。

  过了一会儿,Chris从里面抱了个大木箱出来。

  “果然还在,”他满心欢喜地举起箱子,“这都是我藏的。”

  Sebastian瞪大了眼睛,但是Chris并没有打开的意思。他不明白为什么Chris要在这种地方藏东西,他家不能放吗?

  Chris摇摇头,“在家就太危险了。”然后他把箱子塞进摩托后座,这让Sebastian非常不悦——他的摩托车后座得让点地方给这个破箱子了。

 

  Chris又带着他骑回市区,Sebastian感到夜间的冷了,现在至少有十二点。人流稀少的街道每经过一个空路口,都会激的他一阵哆嗦。Chris伸出只手拉住他,让他抱住自己。

  “箱子里是什么?”Sebastian趴在他背后问道,Chris体温挺高,让他温暖。

  “是一些危险品。”

  Sebastian立刻松开了他的手,“说实话,不然我就把它推下去。”

  “是烟花。”Chris笑起来。

  Sebastian愣了一下,“你要放烟花?现在?”

  Chris哈哈大笑起来,“当然了,不然等什么时候。”他回头看了一下,Sebastian立刻让他扭回去好好看着路。

  “你真是⋯⋯”Sebastian内心激烈地翻腾着,他一天的低迷现在似乎都被打破了,兴奋感久违地席卷过来。啊,Chris,你总能扰乱到我的心思。 他忍不住笑起来。

  “我想和你多呆一会儿,你让我感到安心。”Chris又打算把头扭过来,Sebastian立刻抱住他的脑袋。

  Sebastian觉得自己脸烧的通红,他绝不能让Chris看到自己这个样子。

  虽然我也是。但他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回了一句。

 

  两个人把车停在远离市区的河堤上,一边抬箱子一边提防路上的巡警。Chris打开箱子,里面是小小的手拿的烟花。Sebastian不可思议地从中间抽出一根,捏在手里。他倒是没有多么失望,只是单纯觉得与想象不符,不过依然挺兴奋的,他得有十年没玩过这些小玩意儿。

       “我以为是那种,飞天上的。”

  “那是法律禁止的。”Chris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Sebastian。然后掏出打火机,给自己点燃一根。

  Sebastian耸了耸肩,舔了下嘴唇,他又想到了那个早上绝对不吃油炸的保守派Chris。噼噼啪啪的爆鸣声在细线顶端炸开,一些火花零零散散地往下落,在空气里灭掉。他看到Chris的眼里反射出光芒,流出一种难以描述的波光。

 

  “我有的时候,就一个人坐在这儿放烟火……”

  “这就不能算是烟火。”Sebastian插嘴道,然后提着那根铁丝的一端来回晃荡。

  “那你说是什么,”Chris回了他一句,然后坐在河堤的草地上,手里的那只熄灭了,他翻出来又点燃一根。Sebastian说不上来,只好也跟着坐下。

  “这样的话,日子可能就会好过一些。”Chris自顾自地说,手里那只被点燃了,发出同样吵吵闹闹的劈啪声,他挪了挪腿,以免烧到裤子。

  Sebastian静静地望向哗啦啦流淌的河。夜里的河水是黑色的,他以前从未注意过,这有点像下水道……他愣了一下,感觉这个比喻有点讨厌。

  此时月光忽明忽暗,说明云彩飘得很快,天上有风,也可能是要下雨。他看到Chris手里的所谓烟花,被风吹的火苗抖了几下。Chris用手挡住了。

  “起风了。”Chris抬头看了看被风吹的沙沙作响的树叶,把手中熄灭的烟花铁丝扎在土里。Sebastian不知道说什么,他现在脑袋空空的。他意外地发现了Chris的以前从未流露过的忧伤小心思,有些不知所措。

 

  “你信不信一见钟情?”Chris问道。

  “不信。”

  “好极了,我也不信。”Chris用手撑着身子,看向根本没有星星的夜空。

 

  Sebastian盘起腿,抱住脚踝,“其实我们从那一晚上结束后就可以不见面的。”

  “是啊。”

  “为什么要留我电话,你知道我不是GAY。”

  “觉得你有趣,”Chris看向一边心不在焉地说,“我觉得可能会发生点什么。”

  “直觉。”

  “差不多。”Chris脸上突然带上一点得意,“而且我们做了两次,两次就证明不了你的立场了。”

  “但我还是可以跟女人上床,就像你也能随便找个男的滚在一起一样。”Sebastian也跟着他得意洋洋起来,虽然他不知道这话说的是否诚实,但感觉这么说让他很自得,“而且你是个大傻瓜,Chris,特傻。”

  一个喜欢搅和人家生活的傻瓜,Sebastian抽出一根烟火点燃。Chris不回答,只是笑了一声。

  “我的T恤呢?”他又想起了自己那件被穿走的T恤。

  Chris皱起眉头,用力地想了想。Sebastian看到他努力回忆的样子,立刻假装生气地踩灭手里的烟火,将他推倒捏住肩膀。Chris发出大笑,做出投降的姿势,“在衣柜里啦!”

  说完,他搂住Sebastian的腰,把他按在怀里。Sebastian跟着笑出来,他已经快要习惯Chris这种小打小闹了。

  “所以,你和你的前女友们谈恋爱,是先爱上她们的身体还是……”

  “我已经30岁了,除了谈恋爱也要考虑点别的了。”Sebastian趴在他的胸口,闻着他衣领上轻微的烟味,原来Chris会抽烟。

  “哦…比如做爱的时候合不合拍什么的?”

  “啊—哈——”他打断对方,“你问这话的时候,让我想起——死侍韦德,韦德威尔逊。”

  “我不看漫画。”Chris微微仰起头,凑近Sebastian的脸。他满意地得到了对方的吻,两个人在草地上滚成一团。

  当事态快要发展到把持不住的地步时,几滴凉丝丝的东西落在Sebastian的脸上,浇灭了他俩的火苗。Chris摸了摸头,将他扶起来,“好像是下雨了。”他说,然后不慌不忙地把剩下的烟火收进后备箱里。

  万幸。Sebastian想着,弹了弹衣服上的土。他也实在不想在这儿来一发。虽然野外很刺激,但首先这儿的草坪很多土,其次,他的腰疼。

  这一次是Sebastian骑着摩托载着Chris在夜里的大马路上狂奔,Chris假装受惊般抱紧他的腰,将下巴抵在他的肩头上。雨点开始慢慢变急,打在身上又湿又黏。Sebastian衣服上甚至还带着几根草,而Chris还是搂他紧紧的。

  回到Sebastian家里后,两个人似乎同时开始疲倦发困。没有意料中的温存,洗完澡俩人就倒在床上睡着了。窗外风雨大作,还带着夏天的特有的轰动惊雷。深夜里Sebastian被雷声惊动,在半梦半醒的混乱里吻了吻Chris的脸颊,然后动了动下巴,一阵不真实的疼痛莫名其妙地冒了出来。

  “牙痛啊……”他仿佛说梦话一样哼了一声。

 

  从那天往后,他们开始保持每周见两三次面的状态。喝酒、聊天、然后做爱,中间还会穿插着Chris带他打桌球,带他进行短暂的一天露营,有的时候他们还会去看橄榄球赛。唯一的就是Chris从不带他去看自己的戏剧表演,而Sebastian就真的一次也不去看。他也依旧和朋友们泡酒吧,唱卡拉ok,在夜里彪摩托车,穿花哨的鞋子。这样的日子可能还是很平淡,但多了个Chris也算可以了。每到晚上,他用冰袋敷着脸颊缓解牙痛时,都会这样心满意足地想。


评论(6)
热度(48)
  1. 松本清闲走路草 转载了此文字
    银河在天上,星星在眼里

© 走路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