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和Evanstan衍生

坚持挖雪吃的冷cp:
AH(Alex x Hank)
冰虫(Bobby x Peter)
既然是冷cp#就只写甜文#

[芽詹] Bad Life 坏日子 #01


FBI WARING


  • 改了个标题,这不算是盾冬应该是!芽詹!这就是昨晚那个肝到8000然后被匆匆带走的文(直到现在心还是好痛哦

  • 谁能想到!我写这个的初衷,是看了《同级生》的剧场版动画呢!然而并没有写成,完全没有写成那种萌萌哒日系青春爱情故事!

  • Bucky视角←虐!就是虐!他的视角真的很虐!控制不住自己的手额啊啊啊不受控制地就!!

  • 讲了好几段故事噜,大概就是从芽詹两个人小到大的故事。


01.


  “Bucky,妈妈在包里给你放了饼干啊,饿的时候记得吃掉呀。”妈妈给他系好领结,整理好他的头发,“Bucky,今天也要好好上学啊。”

  他背上那个时代很特别的方形小背包,里面塞了书本,还有妈妈特别做的甜饼。夏天来了,出门的第一阵风就这么告诉他了。

  Bucky独自走在小巷里,周围有偷骑大人自行车的小孩子嬉笑着过去。他也希望有自己的自行车,丁零作响的铃铛让他感到相当喜悦。然而1929年开始的经济大萧条,让他们生活变得拮据,除了日常开支其他任何花销都要掂量几番。自行车?不可能的。Bucky叹了口气,路过成群坐在街道口抽烟的流浪汉,把心思压回去。

  他成绩一般,坐在教室靠墙的中间。而这种安排,却让他总能透过窗子关心到外面飞过来啄玻璃的麻雀,还有操场上扔橄榄球的学校球队。他也曾是橄榄球队的选手,只不过因为比赛时太过拼命而老是将自己弄伤,爸爸妈妈不让他再继续下去了。

  “他们说我很努力,将来是可以进入代表队的!”

  “可是又不能赚到钱,有什么用呢?”Bucky妈妈摸了摸他的头,给他贴上医用胶带,“Bucky,妈妈希望你不要再过苦日子了,也不希望你再受伤了。”

  于是现在的Bucky只能隔着窗子,羡慕地看着他们在赛场上奔跑。

  老师突然敲了敲桌子,“你们觉得数学不重要是吗!”他清了清嗓子,扔掉粉笔头,“都给我抬头看黑板!”

  大家顺从地抬起头。几分钟后,又有一半的人低下头去。这个年代里,大家哪儿有心思上学听课啊。

  一只灰麻雀飞到了树上,Bucky忍不住去看。它正往屋里张望,Bucky也从屋里向外面张望,对它露出微笑。

  老师紧接着叫上了一个同学去黑板上做题,然后靠向窗口。Bucky失望地看到麻雀受到惊吓,扑腾着飞走了。

  大家又开始抬头看向黑板上手足无措的倒霉鬼,发出嬉笑声。

  每到这个时候他都会看向第一排那个小个子,他果然皱着眉在练习本上快速地演算,然后抬头对讲台上满脸通红的同学小声叨念。

  “就是告诉他⋯他也写不出来⋯”Bucky看向那个一脸紧张的瘦小的金发男孩子,偷偷地伸了个懒腰。

  他叫Steve Rogers。

  Bucky看向那个男孩,真是瘦弱的厉害。不过,感谢上天给了他聪明脑袋,他学习相当好,坐在教室里最好的位置上。这也可以了,Bucky暗暗地想,不然就活不下去的。靠他的聪明,可以将来当一个银行出纳或者保险员什么的。

  他老是这样,明明自己还是个小孩,却已经开始帮人家规划人生了。Bucky捧住脸,有趣地看到那个傻茄子被老师拉到角落罚站,然后老师敲着他的头问谁会做,Steve就低低地举起手。

  老师露出微笑,表扬了他一通。

  下面立刻爆发出一阵嘘声。

  Bucky厌恶地看向那个带头的大块头,也连带讨厌起那些跟着瞎起哄的人。他看到Steve面无表情地走上讲台,在黑板中间一笔一划地写出板书。写完后,老师赞许地鼓起掌来。

  Bucky是少数会跟着鼓掌的同学,他骄傲地看向那些撇嘴不屑的流氓们,仿佛是自己做出来的一样。“他将来是可以挣大钱的,而你们这些赖皮渣滓只能去码头上搬砖。”Bucky得意地晃了晃脑袋。

 

  他在路上遇到了Steve,对方背着和他款式相同但破旧许多的书包,溜着路边儿快步走着。书包对他来说显得很大,因为这是大孩子的书包,可他看起来还是个小不点。路上有汽车快速地驶过来,那些有钱老爷们伸出一只手臂搭在车窗处,不时抖抖雪茄的烟灰。

  这算是Bucky第一次在路上见到Steve,以前Steve总会在下课后呆呆地坐在座位上不肯动。而今天他却和他们一起下课了,背着书包走在路上。

  他第一次感觉Steve和他像个同类。他一言不发地跟着Steve,想跟着他一起走。Bucky打心眼里对这个不爱说话的小个子,有一种深深的敬佩感。因为他学习很好,他妈妈说好好学习将来可以赚到钱,然后去纽约中心买房子,做生意,而不是挤在布鲁克林受穷。在这个年代里,赚到钱就值得尊敬。他不在乎Steve有多瘦小,他就是觉得Steve很厉害,也很不好接近,那个小小的身体可能藏着巨大野兽。

 

  之后Steve转进一家药房,他眨了眨眼睛,蹲在门口等待。他只是对Steve的生活感到好奇。喷香水烫着卷发的女士们向他走过来,然后分开站在电线杆下抽烟。他对这些女人感到恐惧,于是把被汗打湿的双手在裤子上抹了一把,抱住膝盖。没过多久Steve就提着药包出来了。

  他生病了吗?Bucky站起来慌忙跟上他。直到走入一个小巷子,他才发觉这离自己家已经很远了,但他还是硬着头皮迎上去。

  走在前面的Steve,突然停了下来。Bucky也跟着停了下来。

  对方转过身,一脸不耐烦。

  “为什么要跟着我?”

  “我想和你做朋友。”Bucky想也不想地说。

   对方恼怒的表情立刻变了,像是吓了一跳。Steve抓了抓背包带,将头深深地低下,踢了一脚鞋边的小石子。

  Bucky看到他低下头,露出了平时上课时遇到难题的困惑表情,于是走了过去。

  他面对面握住了Steve的肩膀,“我能不能和你一块学习啊!”天啊,他真瘦,像直接摸到了骨头,我能把他掰断。Bucky不禁在心里咋舌。

  对方的脸立马红了,他支支吾吾地点了点头,突然激烈地将Bucky推开,转头快速地跑掉了。

  Bucky愣了愣,也跟着Steve跑了过去。

 

  他一直跟着Steve跑到家门口,而Steve终于跑不动了,蹲在一旁剧烈地喘气。

  Steve满脸涨红,看起来就要喘气死掉了。

  Bucky蹲在他一旁,拍拍他的背。“老兄,我们是好朋友了吧。”

  老兄这个词,是他刚学会的,这听起来很酷很成熟。他将肩膀搭在Steve窄小的肩头上,对他微笑。

  “你不要跟着我!我要回家!”Steve立刻将他的胳膊推开,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胸口剧烈起伏。

  “你刚才不是答应我了吗?”Bucky也跟着站起来,他得再确认确认,不然对方反悔了他会很伤心的。

  对方这一次却半天都没有回应,只是狠狠地瞪着他。两个人就这样在路边一言不发地对视着。

 

  “Steve?”一个沙哑的女声从门口传来,伴随着剧烈的咳嗽。

  Bucky抬头看向她,那位女士脸色苍白,嘴唇皲裂,深深的黑眼圈说明她感染了重病。但是看起来又不像是重感冒。

  她应该是Steve的妈妈,Bucky想,他们很像,都很瘦,而且有着很漂亮的眼睛。

  “女士⋯”他礼貌地低头。

  “Steve?这是你的朋友吗?”Steve的妈妈用手帕捂住口鼻,咳嗽一下然后对Bucky露出虚弱但十分温柔的微笑。

  Steve脸红着看向Bucky,然后点点头。

  这个承认让Bucky感到相当开心,他喜悦地搓了搓手,来回地看着两个人。

  “太好了,”Steve妈妈看起来相当高兴,苍白的脸上也有了一点血色,“我们小Stevie终于也有朋友了。”说完,她邀请便Bucky去她家里吃晚饭。

  Bucky立刻抱上Steve的肩膀,和他一起挤进门里。

  而Steve看起来又别扭又开心,反而一动不动。

  Steve妈妈将烤好的南瓜馅饼放在中间,给小朋友分好。Bucky在第一口时就爱上了它的味道。Steve将药包递给她后,坐到了Bucky旁边。他低头吃着南瓜饼,一边不声不响地往Bucky那边移动,直到他们屁股碰到了屁股。

  “James,对吗?”Steve妈妈抽屉里取出一块方糖,递给Bucky。

  “您可以叫我Bucky!谢谢,女士!”Bucky将糖咬开,然后递给Steve一半。对方立刻看向他的妈妈。

  “Bucky,不用分给Stevie的,”她笑起来,然后又取出一块,塞进她儿子嘴里,“小Stevie也有份。”

  那是Bucky第一次看到Steve笑。以前在课堂上,无论老师怎么表扬他,他都不会笑。Bucky立刻也跟着对方笑起来,虽然他也不知道对方的笑是针对谁,但他是笑给这一对让他温暖的母子的。

  Steve的妈妈很喜欢Bucky,一直给他讲Steve的有趣故事,并让他叫自己Sarah阿姨。Bucky惊喜地听着,每多听一点,他就对这两个人多一分喜欢。

 “Steve,曾经往鞋里塞过报纸哦!”Sarah诡秘地朝他眨眨眼睛,然后喝掉杯子里的咖啡。Steve立刻脸红着跳起来,背过身子。Bucky大笑起来,抱住他的腰。

 

  他离开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Sarah和Steve站在门口对他挥手道别。

  Sarah弯下身子,亲了亲他的脸颊,然后流下眼泪,“谢谢你,Bucky⋯让Steve有了朋友。”

  Bucky不知道为什么也跟着哭起来,道了晚安后快速跑开。

  Steve沉默着给妈妈擦掉泪水,用力地对走远的Bucky挥挥手。

 

  Bucky回家就被爸爸拿笤帚打了屁股,他忘了回家吃晚饭,还企图撒谎。而当他告诉他们Steve和他妈妈的事后,父母立刻变得认真起来。

  “真是可怜⋯”妈妈叹起气来,“Steve真是懂事啊,Bucky,你要学学人家啊。”

  “战争真不是东西!”爸爸听到Steve的爸爸战死后,用力地捶了一下桌子,“亲爱的…我们得去帮帮他俩。”

  “是啊⋯现在东西这么贵,又没有工作,单单靠一点抚恤金怎么活下去啊⋯”妈妈担心地皱起眉。

  Bucky坐在一旁,也为两个人伤起心来。

  自从Bucky告诉爸爸妈妈Steve的事后,他们两家就开始有所来往了。Sarah身体得了病,无法走远门,就商量好每周末给他们准备晚餐邀请他们来享用。而Bucky的父母也总会给他们带一些食物和生活用品,这使得Sarah的气色变得越来越好,夫妇俩感到由衷的快乐。

  Bucky慢慢地成绩也变好了一些,他依然对橄榄球有所向往,但比起和Steve坐在一起,这些都不算什么。Steve脑袋里装满了有趣的想法,而且看过的漫画,马上就能跟着画出来。同时Sarah做的馅饼也让他沉醉不已。Steve也长高了一些,虽然还是他很瘦小,但是却看起来英俊漂亮。

  

  一天傍晚,他们俩像往常一样走在放学上。Steve突然将他推进一个小巷里抱紧。

  “感谢你!Bucky!”Steve只到他胸口,抱着Bucky时,不停颤抖。

  Bucky低头看着他梳理整齐的头发,缠出一个小发旋。风吹来的时候,几根发丝飘起来轻轻摆动。

  他发觉他们之间有个扁圆的硬东西硌着,Steve脸红着递给他。拆开包裹后,Bucky惊喜地发现里面是一颗崭新的橄榄球。

  他激动地低下头,亲了一口Steve白净的脸颊,对方立刻脸红到耳朵尖。

  这一年Bucky14岁,Steve13岁。

 

  自从和Steve熟识后,他才发现Steve被欺负的时间不只是在课堂上。他还会被高年级或者街头的地痞流氓拉住抢劫,没有的话就被打一顿。而且他虽然瘦小,却个性强硬,看到不公平的事也要出头,不免一脸青紫地回来见他。

  “你又跟人打架啦!真是的!为什么老是不听呢?下次叫上我啊!我一定把他们打的屁股开花!”Bucky一边给他擦上药水,一边咬牙切齿地捏住拳头絮絮叨叨。

  Steve撇撇嘴,“是我自己摔的。”

  “都三年了,你觉得我还信吗!”Bucky给他贴上胶带,“你就是太倔了!”

  对方立刻用那双蓝眼睛盯着他,嘴角露出微笑。Bucky看到那双眼睛,只好叹了口气。

  “Steve,又倔又充满正义感。”他用手戳着他的胸膛,“就这里,有颗金子做的心。”

  Steve伸手抱住他,在他脸上吻了一下。

  这几乎成为了他们最日常的动作,已经习惯到代表着打招呼,跟握手一样随意。他们慢慢意识到别的朋友之间都不会这么做,但他们不在意,这说明他们好的要命!长大了一些后,他们知道再稍稍移一点吻下去,就代表着不同的含义了。

  他们俩都心知肚明,于是都谨慎地把握住了最后那个度。初吻,还是让他留给最爱的人吧。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Bucky终于交了第一个女朋友,他出落得相当漂亮,身材高挑,还有一双迷人眼睛。许多女孩子都对他表示了爱慕,他也终于选择了一位女孩开始准备迈向大人的第一步。

  他和Steve待在一起的时间必须得截出一点,用来讨好女孩子了,Bucky想。而每当看到Steve为了让他和女友呆在一起而离开时的失落身影,Bucky都都感到一阵难以自持的愧疚感。他想让Steve也感受到恋爱,于是经常带着他参加各种舞会,让他见到更多女孩,然而Steve却总是力不从心,得不到青睐。

  “你多好啊,那些女孩子们真是瞎了眼。”他摸摸那头金发,将他搂在自己胸口。

  “你总是把我抬太高。”Steve闷声说,他居然已经变声了,现在是迷人的性感男声。

  “他们不知道你有多么好!”Bucky撅起嘴,狠狠地讨厌起那些不重视Steve的人。

 

  几年的调养,让Sarah的病情有所恢复。谁都没想到的是,一天夜里,她突然晕倒在客厅里。Bucky的父母立刻赶到了医院,紧张焦急地在门口搓着手等待。

  那是Steve第一次在Bucky怀里崩溃哭泣。

  手术无法挽救Sarah,她还是离开了。

  他们穿着黑色的丧服站在墓地,牧师和周围的人唱起悼歌。Steve手里握着十字架跪在墓前没有流泪没有开口。

  原来不是每场葬礼都会下起雨,Sarah死的时候万里无云。

  那是Bucky第一次见到死亡,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真实地看到别人死去,是一种被扼住喉咙的委屈感觉。

  他和Steve一起守夜,一起头抵头地睡去。在期间他和第一个女朋友吵翻了,Steve的妈妈死了,她居然说自己不陪她去party。居然和这么冷酷的女人交往,Bucky简直想揍她一顿。

 

  他和Steve第一次接吻,是在Steve妈妈葬礼后的一个星期。思念妈妈的Steve第一次尝了酒的滋味。几杯下去让他痛哭流涕,Bucky将他抱在怀里,不断亲吻他的脸颊。

  “我就什么都没有了!”他发起脾气,将啤酒瓶砸烂,Bucky又是第一次见到那样发疯的Steve。他甚至觉得他可以拆掉一座大楼。但那时已经开不出玩笑了,他的心里和Steve一样痛的要攥出血来了。

  “你还有我,你还有我⋯”他紧紧抱住Steve,将他压在身下。Steve的泪水和汗水让他的衬衫都沾湿了,他大脑空白就只能重复这一句话。他第一次真实地感觉人的力量渺小,生命短暂,世界的恶意。

  Steve颤抖着仰头摸上他的脸颊,激动地吻上他的嘴唇。这是他们第一次从脸颊吻到嘴巴。Bucky流下眼泪,滚到一边躺在地上。

  Steve从来没有接过吻。他知道的,没有女孩子愿意接近他。现在他吻着自己,甚至连气都要喘不过来了。Bucky感觉眼泪滑到自己耳朵里,很不舒服。他也回吻着Steve,虽然自己的技术也很差,毕竟他只交了一个女朋友而已。两个人毫无技术地啃咬彼此,碰撞的牙齿让他们都破了嘴唇,吻里掺进甜腥的味道。

  “这是你的初吻吗?”他俩终于因为缺氧松开,Bucky喘着气问他。他上唇被Steve嗑出了一个小口不断渗血,他舔了舔,感到蛰的发麻。

  Steve趴在他胸口,点了点头。

  “这是你的初吻吗?”他又接着反问。

  Bucky沉默起来,听到Steve轻轻的哭声。他动了一下肩膀想抱住咬牙哭泣的Steve,又一阵剧烈的疼痛传过来——他被地上的玻璃碴子划伤了。

  Bucky无力的垂下手臂。

  这一年Bucky17岁,Steve16岁。


评论(1)
热度(22)

© 走路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