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和Evanstan衍生

坚持挖雪吃的冷cp:
AH(Alex x Hank)
冰虫(Bobby x Peter)
既然是冷cp#就只写甜文#

脾气还挺好的 希望和大家一起玩

[Stucky/Evanstan]Growing Pains #11


FBI WARNING


  • 没忘这个!!暑假开始了我要努力码这个了...

  • 大胡子出没

  • Steve更加青少年一些

  • 总感觉越写越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防止前情遗忘:

#00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Steve一夜没睡。他很累,很焦躁,但就是睡不着。那些烦恼一连串地挤进他的脑子里,涨得发疼。

  冬天的日出也很晚,他终于无法忍受,坐起来看了看闹钟。

  已经六点半了,可外面还是一片漆黑。他又重重地躺下,叹了口气。

  “我恨学校...”Steve站在镜子前面套上高领毛衣,穿上厚外套。后脑勺有一撮头发翘了起来,他不耐烦地用手抹了一下,过了不到十秒钟又翘了起来,他烦躁地抱住头蹲下来低吼几声,把头发抓的更乱。 

  楼下传来妈妈盘子碗碟的碰撞声音,Steve摸着柜子门站起来。他们一家都喜爱早起,除了Bucky,他是个异端,老是赖床。

 

  妈妈表情轻松,但黑眼圈出卖了她,这栋房子里不是只有Steve一个人彻夜无眠。爸爸一言不发地看着Ipad,自打Bucky给家里人推荐买了这玩意之后他就没放下过,俩人还经常因为抢夺而大打出手。 

  Steve往嘴里塞面包的时候,周围一片安静。他不合时宜地想到了当时Bucky骑在爸爸身上,而后又被扔到沙发上的样子,莫名其妙地笑出声。 

  “哦,你心情挺好嘛,”爸爸翘起二郎腿,胳膊推搡了他一下,“你妈妈可是哭了一晚上,兔崽子,呜呜呜。”说完他手指间别着叉子,捂住脸。 

  “别学我,你这大傻子!”妈妈拍了下桌子,终于也被逗笑了。 

  Steve弯起嘴角,瞄着两个人。气氛终于回到了让他舒服的程度,至少爸爸妈妈这边,他释然了,烦躁和焦虑多少减轻了一些。Steve不会把他对Bucky的暗搓搓想法告诉任何人,是谁也不会这么做,他的良心和道德底线都把他拦住了。Steve傻傻地想要把这种不可行的鬼祟念头抛到脑后。

  一切都会变好吧,他想。

 

  然而到了学校之后,一切就又让他崩溃起来。 

  他刚进校门就有人对他指指点点,嗤笑声在他身边来回打转。他压住心里的火气,那些污言秽语里他多少听到一点,gay,不举,死基佬⋯ 

  无论是哪个都让Steve感到浑身刺痒,但他还是努力忍住,没有伸手抓住一个人的领口按在地上,起码的素质不允许他这么做。 

  Steve快速地走回班里,推开门的一瞬间,原本乱成一团的教室突然鸦雀无声。Sam正坐在桌子上跟几个女的斗嘴,听到门响后后皱着眉和其他人一块看了过来。

  “干你娘的⋯”Sam从桌子上跳下,冲过来把Steve往外推。

  “等等,Sam⋯我得知道⋯!”

  “我知道!我知道!”Sam打断他,一直把他推到楼梯下面的小空地,“就你几把事多!女人也是!一个个嘴松的跟裤腰一样!”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Steve不悦地说,“我昨天晚上简直要炸了!” 

  “没法说了!给人过生日怎么还过分手了啊大哥!”他露出烦躁的表情,抱臂在Steve身边走来走去。 

  “别转了,我眼晕。”Steve也抱着手臂,紧紧地锁着眉头。 

  Sam终于不再乱转,走过来按住他的肩头,“Steve,我和你说实话,Sharon这回是真不给你面子了。” 

  她说了,和她那群姐妹们分享了失恋的悲伤故事,眼泪花掉了两提手纸。那些心怀鬼胎的姐妹们一边心疼一边暗爽,回头就大肆旗鼓地宣扬开来。 

  “啧啧,啧啧⋯想不到会分手!”Sam突然捏起嗓子,学起姑娘的语气说起话来,“Steve是不是gay啊,居然对Sharon没兴趣。” 

  “我看八成是不举吧,啧啧啧啧。” 

  Sam有样学样地学着姑娘们在早上地讨论,Steve听着表情相当难看。他终于体会到校园流言有多么恶心无聊了,这一大波屎盆子扣的他晕头转向。 

  “我猜,Steve一定是个死基佬!不然他怎么三年就交一个女朋友还碰都不碰的!”

  “没错,我知道他每次上厕所都偷瞄人家的。”

  “混账!”Steve忍不住大吼起来,“我什么时候偷瞄过别人?” 

  Sam让他淡定下来,“你对我吼什么,我就是给你学学他们都怎么说的。” 

  Steve生气地背过身子。 

  “我猜啊,Steve他⋯⋯”Sam又捏起嗓子,被Steve一拳打了过去。

 

  Steve坐在那里,神情恍惚。

  他不知道怎么就会被扣上那么多顶乱七八糟的帽子,身边的无聊人那么多,一个一个都想图乐子,管不住下流想法。语言的刀子总能戳的人浑身是血,对于老被人注意的Steve来说更是像烙铁一样烫的他难受到反胃。他不免觉得这帮子人真是无聊透顶,又相当素质低下。还有Sharon⋯Steve叹了口气,这没办法,他无法责怪Sharon。

  后面又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讨论声,Steve不善地回过头去,一堆男女立刻停下来呆呆地面面相觑,然后撇嘴散开。Steve面无表情,转头看向Sam,对方居然趴在桌子上睡起了觉。

 

  一下课,同学们还没来得及走出教室,Steve又一次听到了轻声细语的关于他的恶俗讨论。他终于砰——地一声站了起来,走到窗前呼啦一声拉开窗户。

  呼啸的寒风夹杂着雪花冲进了屋里,把许多人桌上的卷子钢笔吹的满地都是。大家愣了愣,紧接着开始大叫,满教室找自己的东西,有一些几乎是立刻爆了粗口。

  “冷!操他妈的!谁开了窗子!?”一个被突如其来大风惊醒的男同学跳起来,他刚睡了一整节课,半边脸被压得全是红色的羽绒服车线印。Steve站在窗口,眼神凌厉地盯着全班看,大风和雪花在他后面,窗帘卷在他的两侧。有一瞬间Steve觉得自己爆发了,可以一个打死十个 

  那个破口大骂的同学,不可思议地看着发飙的Steve,默默地把头又埋了回去。 

  Steve咬牙切齿地想,他一直对人友好为人和善,不是因为他没脾气。干这种戳人底线的事,是谁也有无法忍受的时候。 

  “嘿……”Sam小心翼翼地走过来,把帘子拿开,关上窗户,“这他妈都快缠你脸上了,别装酷了。”

  Steve拿起提前收拾好的书包,走了出去。


  他感到了极度的憋屈和伤心,这是这么多年少有的感觉,至少在学校他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Steve被教育为人亲切,坦诚待人,同时他心里也是希望能和所有人成为朋友,但如果这代价是要他咬牙吞下别人的恶意诡论,任人戳自己的脊梁骨,那他宁愿把每个人都揍进下水道。正义感是相互的,好心肠也是。

  他现在想念Bucky,极度地渴望见到Bucky。 

  我想见你,我可以解释。

  Steve给Bucky发了短信,对方一分钟没有回,他就焦躁起来。 

  接下来的五分钟,十分钟,Bucky也没有回。

  Steve感觉突如其来的屈辱和遗弃感。 

  他终于忍不住给Bucky打了个电话。 

  通话连接响了很久,每个“嘟”声都几乎让Steve心脏骤停,终于在快要无法接通的时候,对面响起了噼啪接起电话的声音。 

  “喂……!” 

  “Bucky你在哪儿?!” 

  对面传来窸窸窣窣的风声,还有马达运转的噪音,“我…我在送披萨…信号很差!”

  “我想见你……” 

  对面没有回答,Steve以为风大他听不清,又大声重复了几遍,“我想见你!Bucky听见了吗!我想见你!喂!” 

  “哎呀,我听见了!”Bucky对他吼道。

  Steve不好意思地住了嘴,靠在街角的站牌下面。有几个行人奇怪地看着他,让他脸红起来。“你有时间吗……” 

  “我…嗯…我大概…呃…”对方好像还在路上,支支吾吾,“可能是有吧…”

  “现在呢?现在可以吗?”

  “现在?现在不行…我一会儿打给你啦,听不清!”说完对方就挂断了电话。

 

  Steve张了张嘴,还没问出最后一句就给硬生生地塞了回去。他仿佛吞了一口雪一样心情失落,坐在站牌下面的椅子上发呆,垂下肩膀等着Bucky给他回电话。他还忘了戴手套,暴漏在寒风里的双手冻得通红,但他还是没把手机放回口袋里,怕一会儿的来电音和震动被厚羽绒服阻挡。

  过了没几分钟,有人坐在他旁边。Steve不耐烦地往旁边挪了一下,因为那人的大旅行箱差点压倒他的脚。对方抖着腿,嚼泡泡糖,有点生锈的长椅跟着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他来回抬头看向站牌的公交车路线,然后环顾四周,看起来有点着急。

  “哎,我问你一下,”对方突然转过头来,他戴着墨镜,遮的严严实实,唯一露出一点皮肤的脸上冒出褐色的须根,“市高中是什么时候放学啊?”

  “已经放学了啊!”Steve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对方,那人刚吹了个泡泡立刻破掉了。

  “不会吧,不是五点半才放学吗?”那人立刻站起来,大叫道。

  现在是冬日制啊,傻子。Steve看着他。 

  “那你们老师是什么时候下班,你知道Sebastian老师吗?他下班了吗?” 

  对方还在纠缠他问个不清的时候,Steve的手机响了。他立刻掏出手机,站起来准备离开,“他应该和我们一块儿走了!抱歉!”

  那人仿佛被抛弃了一样,又坐回了长椅。

 

  他和Bucky在一家披萨店见面了,还是Bucky打工那一家。 

  Bucky刚从外面回来,带着厚厚的绒帽子,还穿着店里的红色围裙。摘掉口罩的时候,Steve心疼地看着对方冻的红通通的脸颊和鼻尖。

  “我……”Steve张了张嘴,他有太多的话想说,一瞬间又全哽在了喉头。 

  Bucky正弯腰擦桌子,抬眼看了他一下,“点点儿东西。”

  “我不想吃。”

  “那你打算在这儿干坐啊,傻子,”Bucky拽了一下快要掉下去的围裙带子,“混暖气的客人我第一个把它扔出去。我马上下班,就等一会儿。”

  Steve勉为其难地点了杯热饮料,坐在靠墙的位子上盯着Bucky忙前忙后。他在Bucky靠近的时候,忍不住叫了对方一声。而Bucky把手里的饮料重重地砸在他面前,溅出两三滴汁液掉在桌子上。他得按时回家去,所以他和Bucky呆在一起的时间少得可怜,像这样傻坐着实在是一种煎熬。

  

  “我其实不是生气,”Bucky终于脱掉了围裙,坐在他对面,“我是失望!”

  “……Bucky。”Steve抽抽鼻子,捧住玻璃杯。

  “你有女朋友,这很好,你长大了,”Bucky喝了一大口饮料,然后留下被咬的扁扁的吸管,“我就是失望,Stevie,你怎么能不告诉我?” 

  “我……,”Steve心虚的看向一边。因为我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Sharon,没法昧着良心说喜欢。而且我怕告诉你了,你就不会对我那样好了。但他没把后一句说出口。

  Bucky叹了口气,“你昨晚什么时候回去的?爸妈怎么说?” 

  “十二点,他们…没怎么说,”Steve抬起头,盯着Bucky那根被啃扁的吸管,“我和她分手了。”

  对面传来咣当一声,Bucky手里的小叉子被甩到了盘里。 

  又要挨骂了。Steve想。 

  然而Bucky却没出声,又拿起小叉子剜了口蛋糕放进嘴里。 

  “我们不合适,”Steve打算全盘托出,“她想和我上床,但是我,我没做到。她生气了,然后我们就……” 

  她还打你了?Bucky嘴里含着叉子,囫囵地发出声音。

  “啊?”Steve惊慌地捂住自己的脸。他没想到Bucky会注意到他的脸,毕竟他爸妈包括同学都没注意到这个,早上洗刷的时候他也特意注意了一下——除了有点红,略微肿,一切看起来还算正常。 

  Bucky翻了个白眼,然后嘟起嘴唇,吹了口气,发出“噗噜噜”的声音。

  Steve知道这是表示无语的意思,他尴尬地喝了口东西。Bucky安静地坐在他对面,脸枕在小臂内侧缩成一团,像只生闷气的猫咪。

  Steve的手机突然又响了起来。

   “喂?Steve啊!我今天晚上有些事不能去你家了啊!”Sebastian那边传来急匆匆的声音,之后还夹杂着一些对别人发脾气的混乱言语。

  Steve说了声好,“啊,我可以说去你家上课了吗,我有些事情……” 

  “好啊,就这样吧!” 

  Steve抬起头,看到对面的Bucky眼神凌厉,“你他妈以前是不是也老用这招?” 

  Steve心虚地低下头。

 

  这是他第一次来到Bucky的公寓。很小,很旧,不向阳,潮湿昏暗。

  Bucky一进门就开始踢着一个箱子,一直把他踢到角落不碍事的地方。Steve环顾着四周,解掉围巾挂在门后。 

  “很乱啦,我刚搬来的……”Bucky重重地坐下来,张开双臂搭在椅背边上,然后抬起脚交叉搭在茶几边缘。 

  Steve跟着坐过去。 

  功率低的白炽灯让整个屋子光线昏暗,Steve不免怀疑夏天的话这旧钨丝灯泡估计连蛾子都招不来。他有些紧张,端端正正地坐着。Bucky坐在一边很不舒服地挪来挪去,厚夹克和沙发之间摩擦出很微妙的声音。

  “我……我被攻击了。”Steve沉重地说。他打算倒倒苦水,除了Bucky之外他不知道还有谁可以告诉。这两天的事儿让他心酸难受的没边儿,窝在心里只会发霉发酵,然后让他肚子疼胃疼浑身疼。他没有和人抱怨的习惯,很多事情他习惯自己扛着。但就算再努力的人也要适当停下来袒露袒露心思,他不是流氓也不是圣人,他在中间,也应该歇歇。对于Bucky,他完全信任对方,这些小夜话也只有他能听。 

  “她怎么打你的?”Bucky坐直身子,凑过来轻轻托住Steve的脸,仔细检查。 

  Steve愣了一下,他并没能反应过来Bucky突然凑过来的脸,看到对方明显的担心表情他更是手足无措。其实就真的只有一点点肿,连早上吃饭他的爸妈都没有看到,Bucky却一眼发现,并念念不忘。

  Bucky看到Steve沉默的样子,松开了手,又躺回原来的样子。

  “Steve,我不喜欢你这样子,”Bucky闷闷地说,“你不开心的样子,让人很不好受。”

  Steve抿了抿嘴唇,一言不发。 

  “Steve,你知道什么叫喜欢吗,你干了件错事。”Bucky又接着开口。Steve知道他意指和Sharon不明不白地交往,又伤害对方的事。

  “别人说你什么来着?”

  “Gay……”

  “这有什么可让你丢脸的,”Bucky抬起一条腿,搭在桌子上,“被当成基佬让你感到侮辱吗?”

  Steve看向他,表情严肃,“不,不是这个。” 

  Bucky挑眉。 

  “他们还说我是因为不举。” 

  这时Bucky的表情变得微妙起来,随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Steve抬眼盯着他,表情庄重又迷茫。Bucky笑够了之后,倒在他肩上。 

  难道他们给你摸过,怎么知道?Bucky开了个荤玩笑,然后煞有其事地抬头看向Steve。

  Steve表情凝重起来,“我是个正常男人。” 

  Bucky又大笑着点点头,将下巴靠在他肩上,盯着Steve的脸颊看。他们不打算这个话题了。许久,Bucky终于开口,“你知不知道你这个,很性感啊。”他用手指了一下Steve左侧脸颊上的那颗小黑痣。 

  按理说,兄弟之间说性感,一般都会用在集体看美女的时候。被Bucky夸性感,这让Steve有点无所适从。Bucky今天似有似无的撩拨,持续不断的凑近,让Steve多少有些心猿意马。毕竟Bucky可是他昨晚思念过的,让他有冲动心思的人。Bucky在他耳边说了一些话,Steve一句也没听,只感觉对方吐露出来打在他脸侧的湿热气息,让他的思绪不受控制地回到了Bucky在浴室洗澡的时候。还有昨天晚上那些心思,也跟着一并涌了出来。 

  “Bucky!”他突然侧过头,看向对方,嘴唇蹭过他的鼻尖。

  Bucky的脸颊立刻红了,但他依然将下巴靠在Steve肩头,没有移开。习惯性而造成的嫩红嘴唇,Bucky的舌尖还在加深逗留,那是他的习惯,玩舌头。Steve突然崩了线一样,用另一只手抚摸上了Bucky的脸颊。 

  等意识回过来的时候,Steve发现他们已经在接吻了。而且他还将Bucky压在沙发上,抱着对方的脑袋不停啃吻。而Bucky也搂着他的脖子,探出舌头努力回应,并且张开双腿压住他的小腿。

  这是不对的,Steve清醒过来,他应该中断这种事。虽然这感觉好得要命,他能感到满满的兴奋刺激他的大脑皮层,还有那些振奋的多巴胺在神经细胞间窜来窜去。这真他妈的不对劲……但和Bucky接吻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Bucky紧闭双眼,脸颊酡红,发出嗯嗯的呜咽声,他也应该享受和Steve唇舌厮磨的感觉。

  两个人气喘吁吁地松开,Steve尴尬地看着他俩中间扯出一道银丝。Bucky舔了舔嘴唇,一声不响地看向一边,他的双手还扣着Steve的脖子。

  没出息,Steve暗骂了自己一声,因为他忍不住再次吻了上去。这种事简直是一次性的,他不知道这次过后还有没有机会,Bucky和他都找不到好的理由再来一次。他们又接起吻来,Steve的手向下搂住了Bucky的细腰,碰到了他衬衣下面露出的冰凉皮肤。当他把手探进去的时候,Bucky睁开了双眼。

  Bucky将他推开,捂住嘴巴。 

  “Bucky,我回去了。”Steve知道这是不再继续的意思,而且他们真的也不能再继续了。他站起来,脸颊烫的甚至有些发疼。

  Bucky一言不发地坐在沙发上,垂着头,微长的头发挡住他的表情。

  Steve想和他道晚安,但奇怪的气氛让他无法开口。他只好沉默着系好围巾,挎上书包。

  “看来我们的秘密又多了一个。”Bucky自顾自地说。

  Steve咬了咬牙,打开门走出去。昨晚一夜无眠和今天的疲惫历程让他的精神值一瞬间降到了极点,他感到了一种歇斯底里后的疲乏,眼皮打架,浑身发软,他需要彻头彻尾的真正的休息。


评论(17)
热度(54)

© 走路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