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和Evanstan衍生

坚持挖雪吃的冷cp:
AH(Alex x Hank)
冰虫(Bobby x Peter)
既然是冷cp#就只写甜文#

脾气还挺好的 希望和大家一起玩

[柯王子]Landfill #05


FBI WARNING


  • 每次都要做图链。。。

  • 今天柯总欺负小王子了吗?——欺负了。

  • 和老国王正面刚了!!


前情:


#01   #02    #03  #04


#05

  Jack从车门处踏出第一脚的时候,周围的熙攘的人群安静下来,朝他投过来吃惊的表情。

  “早上好,Brent将军。”他对着迎面走来的男人微笑道。

  对方看到他明显吓了一跳,数日不见他好像更老了一些。脸上的沟沟壑壑因为大幅的表情,显得更加难看。

  Brent低下头拉了拉军帽帽檐,微微点了点头,从他身边走过去。

  Jack扬起眉毛耸了耸肩,走进大门。

 

  他探过头看向出席名单的时候,一位端茶的小伙子正清扫完桌面回过头,看到Jack后也惊慌地叫了一声。

  “别这么紧张,”Jack被他夸张地表现逗笑了,“我就是看看我有没有被赶出出席名单。”

  “没、没有!”对方惊慌地磕磕巴巴,鞠了个躬后急匆匆地跑掉了。

  “别这么冒失!”Jack笑着对跑远的背影大喊,果然又引起许多人的怒目而视。

  Jack背着手缓缓地走过去,引得整个大厅里的人都皱着眉,满脸不舒服地面面相觑。

  David正坐在他要过去的位置上,抬头对他微妙的笑容,“Jack——”

  “抬起你屁股,坐你该坐的地方。”

  对方夸张地抬起眉毛,耸了耸肩膀,在Jack死死的注视下摇着头移到对面。

  “我以为你不会再来了。”

  “所以你就直接坐到王子的座位上了吗?”Jack难得的带上了纸和笔,铺在面前的桌面上。

  “大变样啊,Jack——”

  Jack毫不在意周围投过来的尖酸眼神,自顾自地拔开钢笔帽,在本上划了几道,“你还是一样恶心。”

  David习惯了他的坏嘴,向后倒在椅子上大笑着看向Jack。


  周围传来一阵骚动,Jack和其他人一起站起来迎接Silas的到来。Jack看着Silas从门口走进来,第一眼就看到自己后露出的怀疑表情,总的来说他还是死目瞪眼地瞥了过去,眼神倒是很露骨透漏出他的意外和跟以前一样的挖苦。

  紧跟着的Curtis自然也看到了他,Jack看到他就没之前那么气定神闲,然而还是顶着口气望向Curtis。对方皱着眉,Jack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带着点出乎意料的迟疑表情。

  这让他多少感到点儿慰藉。


  Silas依然坐在最排头的位置,会议也依然和以前一样召开,并不因为有无Jack而发生不一样。但也有些不同,比如说Jack也和其他人一样,开始拿出纸笔记录会议内容了。

  这让大臣们都感到相当意外——也许这位吊儿郎当不务正业的王子开窍了吗。

  会议结束后大家从他身边经过,许多人毫不避讳地盯住他的记事本,发出啧啧声。Jack总怀疑他们是不是已经把自己当成了聋子,好话烂话很多事情在他耳边嗡嗡作响,就从来没人在意是不是漏风飘到他耳朵里了。

  Silas跟往常一样,直直地从他身边走过去。Curtis也跟在后面,却直勾勾地向他投过来不明不白的眼神。

  Jack歪了歪脑袋。


  晚上,Jack裹着被子蹲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实际上他对电视节目一点兴趣也没有。

  “饿死谁也饿不死这些人…”Jack抱住膝盖,看着那些娱乐明星在节目里群魔乱舞般搞笑。他一点也笑不出来,歪在靠枕上瞪着电视机发呆。

  从Curtis那晚来过后Jack就不怎么去客房了,连带着也开始不喜欢卧室。Curtis说那里采光差,他睡的时候就觉得到处都是霉菌。

  八点钟的时候,他就弹了弹被单打算又一次在沙发上睡着。

  八点半的时候,有人重重地敲他的的门。

  Jack从被单里探出头,赤着脚裹着被单嘟嘟囔囔地走过去。他眯着眼从猫眼里往外看,对方很高,整个门镜里只有浓密的胡子。


  “Silas呢,你不用看着他吗。”Jack靠在门边趿拉着拖鞋看着Curtis。

  “他回住所之后,我就不用再跟着他了。”Curtis脸色不好看,声音听起来也冷冰冰。

  “哦,那你的日子也倒是清闲。”

  Curtis显然没料到他会睡这么早,还睡在沙发上。他坐在Jack的被褥上,面色铁青地把枕头扔到一边。

  Jack把掉在地上的枕头提起来,埋怨道,“扰人清梦。”

  Curtis拉住他的手,让他坐在他旁边。

  “有什么事就快说。”

  他没有睡着,但也没准备欢迎来客。与Curtis的对峙,他从打定主意再次去参加会议时就料到了,不过他没料到Curtis会这个点赶过来找不痛快,真是个实干家,Jack叹气。

  “你在耍花招。”

  “我只不过是去参加我应该去的会议。”

  “如果你老老实实地呆在家里,”Curtis抬起身子凑近他,死死地盯住他的眼睛,“我就在杀了他的时候放过你。但你要是老在公众面前晃来晃去,我就保证不了到最后不杀你。”

  “我的天,”Jack扬起眉毛,“我可是在帮你,Curtis,别这么不解风情,大老粗。”

  这话说的是真的,他打算帮Curtis。

  

  “你帮我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你想过吗?”

  尽管对方立刻露出了预想得中的烦躁表情,Jack也不打算改变什么心意。

  “啊,其实我帮不上什么忙。实质性的帮助我也做不到,军队你自己调走了。我现在出现只是帮你引开Silas的注意而已,我如果淡出他的眼界的话,不就加快怀疑到你了吗。现在我依然在他眼前晃悠,他就得分一份心思在我这里。”

  “你真有把握他在乎你?”

  “在乎,因为我是他唯一的继承人。我才不管他会不会把王位传给哪个狗屁女婿David,授受皇位的时候我也有一票否决权。要怪就怪他自己非要搞什么全权分离的制度,而且还让我也介入了。”       

  “真是没脑子。”Curtis摇了摇头,“你非要把自己逼到穷途末路,我就只能在最后送你上天了。”

  “我会在最后逃跑。”Jack晃了晃脑袋,打了个呵欠。

  此时的Curtis不同于任何时候他知道的Curtis,在那天他找来自己家之后,Jack越来越感觉到,对方身上还有点人性的地方。但是也不全为自己,任何一个不是穷凶极恶的人都会在别人提供帮助的时候收敛一点吊诡戾气,好让自己不至于寸步难行。

  Curtis的道路似乎很明朗,但自觉深谙他打算的Jack还是觉得不稳妥。倘若他只打算利用军队的掌控程度对Silas威逼利诱让他下台,那就根本是暴乱一样的性质。在这种浑噩即将破败的时代里可能会开了个坏先例,来自最底层的民众可能会纠结起来揭竿而起,掀起一轮新的反动热潮。

  “我还能帮你找到Silas的贪腐证据。”Jack抱起手臂。

  Curtis抬起头,和他对视了几秒后站起身来。

  “你不需要做那些。”

  他甩下一句话后走向门口。

  Jack看着Curtis的身影,虚弱地软下来歪在沙发上。

  和Curtis的对话实际上已经把他的力气都要掏空了,他没办法看着Curtis的眼睛好好讲话,整个过程他的心里都在颤抖,他是强撑才没有显露出他的底气不足。Jack不知道他的话会给Curtis带来多大的影响,但他的打定的主意却足以让他前路尽毁。

  Curtis走到门口,却迟迟没有打开门。相反地,他却抬起手把客厅的灯关掉了。

  突如其来的黑暗让Jack双眼一时失焦,坐直了身子,回过神的时候,Curtis就已经走过来把他从沙发上拉了起来。

  “你发什么疯?”Jack闻到对方身上的强烈气息,挣扎起来。Curtis身上有浓烈的烟味,捏起自己的下巴和他接吻的时候,Jack被Curtis口中的苦涩烟味深深折磨到了。

  “妈的,好苦的烟。”他冲着Curtis苦着脸吐出舌头,尽管黑暗中什么都看不到。

  窗外的树开春后又开始生长,渐渐达到了合适的高度,严严实实地拒绝了所有企图从窗子里偷进来的明月光。此时的客厅比任何时候都黑暗,Curtis像个不会发红发光的熔炉一样,悄无声息地烫伤他的皮肤。


  LOFTER的敏感词到底是什么!!


  Jack这晚睡在Curtis那里,早上也同他一起醒来。

  吃过早饭后,Curtis就叫Edgar开车送他回住所。

  Jack沉默着和Curtis一起路过院子里的小池塘,清晨的阳光斜斜地打在Curtis轮廓鲜明的坚毅脸庞上,这让Jack又想起他曾经爱过对方的事实。

  他是这样的爱Curtis,对他恨不起来。所以他们路过池塘的时候,Jack老盼望他掉进去,再由他把Curtis救起来,然后数落他一顿。

  但是Curtis谨慎多了,从来不溜边走,反而辜负了他的好意。而且那个跟屁虫一样的Edgar,也总让Jack感到不舒服,如果Curtis真的掉进水池,他一定跳的比自己还快。

  他们目送着Curtis驾着他那个老式牧马人淡出眼界,Jack呼了口气,反而庆幸不是他自己坐在这个毫无美学设计的大型越野车上了。

 

  “我送您回住所。”

  “不用,直接去行政大楼。”

  Edgar侧目看过来,掉了个车头没多说什么。

  “你这么讨厌我?”

  Edgar扬起眉毛,摇了摇头拧开音响,车内的尴尬被流行乐填满。

  还是个孩子,Jack对Edgar喜爱的音乐类型也感到好笑,坐正身子盯着前面出神。

 

  “我其实很不喜欢你,都是因为你。”Edgar送他下车的时候,轻声嘟囔道。

  Jack有时候真不希望自己有这么好的听力。



评论(16)
热度(39)

© 走路草 | Powered by LOFTER